5月21日凌晨,5辆大卡车从上海金山区一路飞速驶向江苏太仓港。卡车将按照规定线路到达高速公路S80出口,再沿着“滨江大道-银港路-望江路-北环路-一期码头”的线路泊车卸货后,司机将原路返回。得知进展顺利,上海泰胜风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张福林松了口气。

图说:泰胜风能风力发电机塔架及风机部件运输中。金山区供图(下同)

困境:涉及违约金过亿

泰胜风能主要从事风力发电机塔架及风机部件、配套钢结构等生产,化工设备制造安装及货物和技术进出口,是一家新能源上市企业,公司50%以上的产品出口至国外。泰胜风能在太仓码头有长期租赁的三个堆场,根据与客户合同商务条款商定,泰胜风能将塔筒运送至太仓港后卸货至堆场,积累到客户要求的塔筒数量后,结合港口船次行程,再将塔筒发送至国外。

近日,受疫情防控升级等影响,江苏太仓港严格控制进出车辆,泰胜风能出口业务也受到影响。5月13日下午,金山区山阳镇联系金山区经委,声音焦急,讲述了企业面临的困境,前段时间,疫情防控形势严峻,货物运输紧张,生产塔筒所需的钢板、连接件等货物进到工厂有所滞后,赶工后生产的塔筒又面临运输不出去的问题。原来,根据后续船次信息,预计企业5月20日前有25段塔筒发货需求,5月合计合同发货塔筒总量达到50-60段,6月计划发货塔筒总量120-160段。但是,由于与客户合约临近,企业急需将风力发电塔筒通过太仓港口运输送至下游客户。

“由于产品特性,我们的物料、产品占地面积比较大,产品不及时运送不出去就会造成工厂拥挤,我们200亩左右的厂地很快就不够用了。”张福林面带愁容地解释。如未按期交货,企业不仅要承担高额违约金,而且塔筒无处堆放,将会严重影响企业的生存发展。据悉,如果企业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发货,每5段塔桶还需每日交付5万美元的违约金。而5月-6月份的塔筒发货总量预计200段以上,一笔账算下来,企业涉及违约金金额过亿,再加上疫情期间陡然增加的应收账款以及订单违约风险,泰胜风能的现金流将面临巨大压力。

援手:政企对接解难题

区经委经济运行科科长崔怀芳知悉这一事情后,马上联系泰胜风能对接具体情况,并当即与市级层面联系,为企业出具协调函。与市经济信息化委取得联系后,崔怀芳详细告知泰胜风能面临的困境,并按照要求与泰胜风能逐一确认15名驾驶员的健康信息、车辆信息及通行线路、3个码头地址及联系方式,以及每个码头需要协调的具体事项,草拟了恳请协调泰胜风能装备重要产品和物资运输车辆通行的函件。考虑到距离5月20日还有不到一个礼拜时间,市经济信息化委将函件信息发送至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同时,也发送至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,区经委也直接和太仓市商务委联系,期望通过多方关心,推动尽快解决难题。

5月16日,在多方共同努力协调下,泰胜风能收到了太仓码头的风电项目物流保障方案,方案明确了路线规划、车辆进港预约、车辆跟踪、进港物流隔离、货品消杀等问题。但是,如果泰胜风能的塔筒在包装拆卸后消杀,可能面临产品腐蚀、影响美观导致客户拒收等问题。经过与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的江苏方面沟通,泰胜风能对塔筒高温消杀后封装发货,车辆到港后只需对货物外观、车辆外观进行消杀,不再进行货物内部消杀。

“塔筒到达港口后,我们将按照规定消杀并放置到堆场,并安排下几个批次的货运。区经委也正在协助我们办理不可抗力证明,我们也与客户沟通展期收货方案。我们将加快运货,尽快将塔筒运送到目的地。”张福林说。

新民晚报记者 屠瑜 通讯员 王巧月